本文來自Wind資訊

週三,老牌藍籌股IBM迎來久違的第二春,財報超預期,漲幅達8.46%,創下十年來最大單日漲幅。可惜的是股神巴菲特去年剛剛斬倉出局。
美東時間1月22日盤後,IBM發佈了2018財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業績。財報顯示,IBM四季度營收爲218億美元,同比下降3%;淨利潤爲19.5億美元,去年同期淨虧損爲10.5億美元。四季度盈利、收入和今年一季度盈利指引均優於市場預期。1月23日開盤,IBM股價大漲8%。
財報主要細節如下:
當季營收218億美元,同比下降3%,市場預期217億美元。
•當季非GAAP每股收益(EPS)4.87美元,市場預期4.82美元。

•當季IBM最大業務部門技術服務與雲平臺營收89億美元,匯率調整後零增長。
•當季IBM第二大業務認知解決方案營收55億美元,匯率調整後增長2%,此業務受到包括分析和AI在內的解決方案軟件推動。
•當季IBM全球商業服務業務錄得營收43億美元,匯率調整後增長6%,高於預期的41.5億美元,系統業務的營收爲26億美元,
•2018年,IBM總營業收入398億美元,約一半來自社交、移動過、分析和雲這些重要戰略業務,其中雲營收192億美元,較2017年增長12%。
•全年自由現金流119億美元,預計2019年EPS 13.9美元,高於分析師普遍預期10%。

此前幾年,IBM的傳統硬件業務萎縮,一直努力轉型,此前連續20個季度銷售連續下滑,直到2017年第四季度才止住營收跌勢,但在連續三個季度營收增長後,去年10月公佈的三季度營收重啓跌勢,同比下降2.1%。華爾街還下調了去年四季度的IBM營收預期。2018年是IBM近10年來首次成功實現營業收入、營業利潤和EPS同時增長。IBM董事長、總裁及CEO羅睿蘭(Ginni Rometty)表示:
“2018年我們恢復了全年收入增長,反映了客戶對我們混合雲、AI、分析和安全領域的服務和解決方案的需求不斷增長。全球主要客戶,如法國巴黎銀行正在轉向IBM Cloud和我們的行業專業知識,以改變他們的業務並推動創新。”

財報好於預期給股價打了一針強心劑,華爾街分析師也紛紛開始轉向,但是他們現在最擔心的是去年IBM宣佈以340億美元巨資、溢價63%收購全球最大開源平臺——“紅帽”(Red Hat),這在當時創下了IBM史上最大規模併購以及美國科技史上第三大交易。當天IBM股價跌超4%。該交易預計將在2019年下半年完成。
全球最大雲服務廠商AWS全球市場副總裁Ariel Kelman表示並不理解IBM戰略,“就我個人而言,我對於IBM這一戰略感到糊塗,我不大清楚他們到底要做什麼。”
IBM的CEO 羅梅蒂辯稱,紅帽是一家非常優質的公司,它值得這個價格,但市場更加關注的是,吞下紅帽之後,IBM能否很好地消化。在銷售業績多年下滑、市值蒸發近1/4之後,紅帽成了IBM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宣佈收購紅帽後,評級機構穆迪表示,將IBM的評級列入可能降級的評級觀察,認爲收購導致其槓桿大增,脫離了IBM限制整合風險的小規模收購傳統。
股神苦守7年,“黎明”前斬倉
在早年的投資生涯中,巴菲特與科技股並無任何交集。IBM是他看上的第一個。

伯克希爾哈撒韋在2011年宣佈開始建倉IBM,並一躍成爲該公司第一大股東。巴菲特當年投資IBM時曾列出了投資該公司的數個原因。一是管理技巧;二是該公司有能力實現五年目標。但事實上,IBM並未能實現自己此前制定的五年目標。
在買入IBM的股票時,巴菲特曾強調對IBM超百億美元的投資是一項對這家公司轉型的長期投資。與其它成熟的科技企業一樣,在首席執行官羅睿蘭(Virginia M. Rometty)的帶領下,IBM正在努力適應科技產業從PC端走向移動端和雲計算的轉型。
然而,IBM的轉型並未能提升公司的業績。這導致伯克希爾一套就是五年,直到2017年初才短暫解套。不過好景不長,IBM股價此後又開始下跌,令巴菲特對IBM失去了信心。
2017年5月,巴菲特表示,伯克希爾已經在第一和第二季度拋售了持有的三分之一的IBM股票。
208年2月,伯克希爾又在文件中披露,它在去年第四季度將其所持IBM股票削減了3500萬股,減少至200萬股。
2018年二季度,伯克希爾終於徹底清倉IBM,割肉出局。
IBM之後股神再次“相中”的科技股是蘋果,但是最近蘋果的負面不斷,股價也是急轉直下,從最近披露的13F報告中,蘋果依然是股神的第一重倉股,華爾街都在估算,蘋果的股價離股神的建倉成本還差多少,現在說股神再次看走眼還爲時尚早。